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繁體中文

医药驱动,黄土上种出绿色经济

发布日期:2015-07-20作者:

    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从无到有后,大量医药企业带来旺盛的药材需求,由此浏阳曾经被阻断的中草药种植历史被重新续接上,进入快速发展期。

上世纪的中草药种植风潮

    浏阳地处幕阜—罗霄山系北段,属幕阜连云山丘区,全市山地面积占总面积的71.3%,加上中亚热带季风温润气候带来的充沛降水,为多种全草入药的植物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

    据《浏阳县中药资源综合报告》记载:截至1987年3月底,已查出中草药品种663种,涉及低等植物2科,高等植物139科,其中植物药品615种。

    丰富的药产,让浏阳的中药产业很早就有了发展。早在1307年,县城就设有“惠民药局”。而在清末宣统至民国年间,县城有大小药铺30家。

    民国19年前,全县区镇药铺总数达到135个。抗战胜利后到解放前全县中药行业已达500家之多。

    “但中药种植的大发展还得要算到新中国成立后。”65岁的罗清泉自16岁开始做药剂师学徒,1973年到浏阳医药器材公司工作(以下简称药材公司),直至去年年底退休,和药材打了大半辈子交道。

    “1956年国家开始重视中药材。”罗清泉说,那时候每个村都搞合作医疗,实行“四自”原则,即自采、自种、自制、自用,“每个村都有药场,农民看病不花钱。”

    药物需求不断增加,加之技术力量的支持,合作医疗蓬勃发展,药场面积越来越大,顶峰时达到10073亩。

市场开放后药场变成荒山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浏阳的自种中药品种已可称丰富,除大部分能满足自给外,还能外调。

    来自《浏阳县中药资源综合报告》的统计显示:截止到1987年,全县主要家种家养药材已有104种,在这些品种中,能满足本县供应的占70%,其中可以调出的则占50%。

    根据该报告的调查分析:如能做到对中药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预计到2000年中草药材生产面积将达到28000亩。

    然而,历史没能验证这个规划。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农村合作医疗被撤销,药场无人管理,加之市场经济大潮席卷中国,外地的优势药材冲击本地药材市场,浏阳的药材种植越来越难以为继。

    “药场多变成了荒山,以前种植的药材也慢慢退化了。”罗清泉说。

    不过,龙辉则在此时进入药材公司。可是,2002年公司改制,龙辉也不得不另谋出路。“除了药材其他的都不懂,就和几个老同事开了个药材经销铺。”龙辉说,一共五个人,每人拿出两万,到各个乡镇的散户手里收药材做批发。

    “市场很差,三年时间钱全亏了。”龙辉说,2005年其他四人退出店铺,只剩他一个人坚守。

生物医药园拉了药商一把

    但没想到,第二年转机就来了。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的五指峰公司、农业园的坤源公司以及宁乡的拜特公司三家医药公司找到他采购药材,“一年赚了四十几万。”到2008年,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的医药企业成了他最重要的客户,“五指峰、广安、施比龙这三家的中药材基本是由我采购。”龙辉说。2006年之后,医药公司的采购量越来越大,“2008年超过50吨,总价70多万。”龙辉说,浏阳的种药散户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他开始到外地主要的药材市场进货。国内几大药材市场,邵阳廉桥、安徽亳州、广西玉林和河北安林他都跑过。

    手头有了余钱,龙辉便开始想着自己办中药种植专业合作社。筹划了三年,2010年他在家乡张坊包下100亩山地,开荒种药。

    工人招的都是当地人,“以前三四十岁的劳动力农闲时没事做,只得整天打牌,现在每天忙得吃饭都没时间,要家里人送。”龙辉说,中药种植的再次发展明显提高了当地人的收入,“一年收入至少多了一万元多,并且搞合作社的越来越多,很多农民也成了种药散户。”

    龙辉心中还有更大的目标:将合作社做到1000亩。“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医药园不在浏阳,那我当时真的血本无归,还不知道现在在哪里讨生活。”龙辉笑着说。

 

观点

中草药种植发展还需做好配套服务

    经过几年的发展,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的中药企业基本涵盖了主流的中药加工类型,包括:中药饮品、中药提取物、中药制剂和中药保健品。

    “类型越多对中药原材料的需求量和种类就越多,这无疑会推动浏阳中草药种植的发展。”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汉元生物科技公司经理张小京说,近几年多个中药种植专业合作社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但如果想要大发展还需做好配套服务。”

    张小京认为,信息服务应当放在第一位,“信息通畅,种植户就知道市场缺什么,就不会盲目跟风导致亏损。”

    同时,技术服务也应该跟上。“现在园区基本种植技术的指导做得比较好,但更重要的种植和提取技术还需突破。”张小京说。

    以银杏树种植为例,园区的景泰制药对银杏叶的年需求量达5万吨。现在银杏叶的主产区是江苏邳州一带,但浏阳的气候完全适合种植银杏,只是土壤不符,如果能够解决土壤问题,那么银杏树可以在浏阳大规模推广。

    张小京还建议成立组织做好产销衔接工作,“上世纪70年代,浏阳有专门的中草药交易年会,如果现在能再做起来,对浏阳的产销将有很大帮助。”

 

浏阳地道药材——黄栀子

    黄栀子是浏阳的地道药材。“所谓地道药材简单来说就是,药材在这里的产量最大,药效含量最高,别的地方比不了。”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汉元生物科技公司经理张小京说。

    据《浏阳县黄栀子、白术专题报告》介绍:黄栀子性味寒苦,能清热利湿、泻火除烦,清凉解毒。为喜阳植物,适合于海拔不高的温暖荒坡,含钾较丰富的沙质土壤生长。浏阳气候条件和土质合适栀子生长。全县所产栀子分野生和家种两部分,野生栀子主要分布于北区;家种栀子分布在镇头、大瑶、城区三区。

    据张小京介绍,黄栀子除了可以入药外,还可以提炼红、黄天然色素,作为食品添加剂当中的天然色素,减少化学添加剂对人体的危害。“如果今后国家出台政策规定食品色素必须是天然色素,那么黄栀子将成为炙手可热的原材料。不过在那之前,还得解决产量和提炼成本的问题。”

    据《浏阳县中药资源综合报告》记载:1974年我县组建了栀子基地二十二个,面积达1173亩,年产量约300公担。“但之后的很多年,基地荒废,种栀子的人不多了。”张小京说,浏阳的黄栀子是国家重点发展药材之一,“应该考虑大规模量产。”

    “另外,从黄栀子中提取色素的成本过高,达不到利润要求。”张小京说,只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黄栀子在市场中将大有可为。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王卫国
分享到: